Category Hierarchy

第9次对话:正确看待孩子的「逆反」,培养孩子理智的品格

逆反是成长中一场必然的战斗,如同一场准备了很久、很充分的起义,打响了要求独立自主的第一枪。逆反是一场阵地争夺战,争夺的是控制权和自主权。父母越想占据这个阵地,用权利的火力压制孩子,孩子们抢夺高地的冲锋越勐烈。逆反的目的是长大,就是要摆脱父母的控制,获得权力,成为自己的主人。

初三男生小飞的逆反表现得直接、强烈,他固执、冲动、无畏、敏感、挑剔,警觉性很高,随时准备自为和还击。母亲提供的具体资料有10页之多。

我发现,有些逆反的孩子刚开始的时候是在试探父母,当发现父母可以被他们不理父母、哭闹、不吃饭、不学习甚至要离家出走、自杀(不排除真正有理解出走和自杀倾向的孩子,一定要多观察和留意)等的威胁下,变得担心、恐惧,一步步退让后,他们就更了解父母了,每次都能够抓到父母的软肋,父母退一步,他们进一步,直到父母完全失去了管理他们的权威和能力,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拥有了自主权,但是变得盲目、自大、放任、没有理智,他们既不接受父母的管理,又不能够管理自己,偏离成长的道路。我痛心的看到,逆反之战的胜利,让他们付出了和失败同样沉重的代价。小飞就是这样逆反的。

从他们母子进入谘询师,我就一直在观察。我发现,母亲在他面前不敢大声说话,说话之前,要看小飞的脸色,害怕自己说错话惹到他;又要承担教育责任,又不敢说话,这位母亲好辛苦啊。

我不敢确定今天的对话会是什么结果,但我知道一定不会轻松。因为,逆反的同学有两种类型,一是公正——逆反型,二是敏感——逆反型。和公正——逆反型同学聊天,会比较很顺畅,因为这类同学渴望公正,直爽,如果能够得到理解和认同就会就有找到知音的感觉,把所有的压抑和苦恼向你倾述。但是,敏感——逆反型的同学会很多疑,怀疑我和父母串通好了来对付他;并自以为是,认为成人根本不懂他们,很蠢笨,并为捍卫自己的面子会固执、无礼。根据小飞妈妈的讲述,他是这两种情况都有。

所以,我的第一个策略是认同他,客观地分析逆反对同学们成长的意义,果然,他很快放下了戒备。我的第二个策略是帮他分析逆反的利与弊,而不是要教育和改变对他,让他学会思考。同时,征求他的意见:「小飞,老师会用问答的方式和你聊天,因为这样的方式会让我们有深度的思考和对事物本质的认识,你愿意吗?」他说可以。然后我又说:「有些提问可能比较犀利,但是针对问题而不是针对你,你能够接受吗?」小飞迟疑了一下,说没问题。我最真担心小飞拒绝,那样只能做表面的交流。我做过这样的交流,结果是白白浪费时间。

在和父母的较量中,全胜可能就是全输

我:「你知道老师对适当的逆反是支持的,但是,如果逆反是为了控制父母并不妥。你怎么看?」

小飞:「我觉得挺好的啊,否则他们会把你弄得喘不过气来。」

我:「在和父母的较量中,如果你大获全胜,反过来控制了父母,让父母对你无可奈何,到最后,你很可能输得很惨,付出很沉重的代价。」

小飞:「老师你别蒙人了,我现在很好,很轻松,怎么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为了要彻底战胜父母,获得超额平衡,首先,你会非常敏感,父母的好意经过你的推测也是歹意;父母无关痛痒的话会被你当做找事儿;父母的关心被你看做讨好,会不会这样?」我看着他的反应,我担心他会承受不住。

小飞:「对呀,他们就是这样。」

我:「这就是我担心的,这可能是你要付出的第一个代价,不理智,人长大了但心智没有长大。」我尽量婉转。

小飞:「那又怎么了,胜利哪有不付出代价的。」我感到他比较得意自己说出这样有力量的话。

我:「老师不反对你的观点,老师继续帮你分析好吗?」

小飞:「没问题。」感觉他有一点点不爽,但是还能够接受这种谈话方式。

我:「每当你对父母发怒,并且发现父母被你镇住了,你是不是暗自得意?

小飞:「还好吧,至少不用受他们无穷的折磨了。」小飞的眼神中流露出冷漠的悲壮。

我:「那你考虑过没有,不管大事小事时常向父母发火,愤怒成了你解决问题的工具和方式,你会养成冲动、易怒的习惯,损伤你的情绪智能。这是可能你要付出的第二个代价。」

小飞:「不发脾气别人拿你当熊包,枪桿子里面出政权。」

我:「为了应付和控制父母,你会绞尽脑汁,调动所用的心理能量谋划应对策略,甚至不择手段,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你知道这会让你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我没有回应,继续分析,我知道只要他在听就会有所思考和认识。

小飞:「这说明我聪明。」

我:「是的,你很聪明,但你可能会变得阴险、狡猾,这样会败坏你的品性。这是你要付出的第三个代价。」

小飞:「你上纲上线,我不信你那一套。」小飞开始有些不自在。

我:「为了减弱父母的影响,你会贬低父母在你心中的形象,不顾及父母的感受,轻视、嘲弄父母。你把父母看作你的敌人,没有怜悯、同情。」

小飞:「那是他们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怪我。」

我说:「父母可能会不注意自己的言行,但是你变得冷漠了,这可能是你要付出的第四个代价。」

小飞:「那也是他们造成的。」

我:「是的,没有经验的父母都会犯错,控制你、干涉你,让你感到压抑、没有自我和自由。但是你却否定了父母对你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爱,你越是觉得父母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感受,你越是感受不到父母的爱,你对爱的感受力就越弱。对爱缺少感受能力,你会很难获得归属感和安全感,很难获得幸福。这是你要付出的第五个代价,爱的感受能力迟钝、匮乏。」

小飞:「那是因为我在他们身上感受不到爱。」小飞的语气已经不那么强硬了,但很难过。

我:「是啊,如果感受不到父母的爱会很难受,很多父母用控制的方式爱孩子。」

小飞没有说话,我们沉默了一会。

我:「老师可能有些不知趣,还要说你要付出的第六个代价是,你可能会丧失内在的纪律感。」在我的内心是为小飞难过的,正常情况下我该继续认同、抚慰,但是我不能被他带跑,我必须坚持让他跟着我的思路走,然后再找准机会抚慰他。

小飞:「什么是内在的纪律感?」小飞有了好奇心。

我:「内在的纪律感就是你发自内心的不讨厌约束,遵守规则和纪律,不论是家里的还是学校的。」

小飞:「为什么要遵守,有什么了不起吗?」

我:「相当了不起。因为规则、秩序是大自然的法则,如同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样,是人与人之间获得均等的权利和自由的最好保证,只有规范和法则才能确保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公平的对待。如果你完全不把父母放在眼里,无视父母的权威和正当的要求,在你的内心就种下了蔑视纪律和权威的种子,无论家庭、学校和社会的规则都会让你感到束缚、干涉、不自由。」

小飞:「傻子才死呆呆的守纪律呢。」语气变得越来越软了。

我:「这一切会影响你的心智和品性,成为你的一部分,并且在很长的一段人生的时光里伴随着你,是你成长的绊脚石,使你付出沉痛的代价。你说你是赢了还是输了?」

小飞:「至少我现在赢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我:「老师并没有说你逆反是错的,只是过了头,有些鲁莽和冲动。原本你为了获得自尊、自主的正当的战争,变成了伤害父母和自己的不正当的搏杀,那些不适当的思想和影响已经在你的内心开始发芽了。这不仅是以后的事,也是现在的事。」

他又一次沉默(宝贵的沉默),眼睛避开我,摆弄手机。小飞在沉默中思考我说的话,我在沉默中期待。

我:「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你想要的是独立、自主的权利,对吗?」我强化他内心的本质想法。

小飞:「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小飞被我抓到了要害处,他的思想和对父母的爱被我唤醒了,有了请教的口吻,我松了一口气。否则,我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聊,我今天所有的努力可能就白费了。小飞的妈妈在谘询室外焦急的等待好消息呢。

超市 | 有限公司 | 有限公司 | 飘香 | http://kouge118.com | 佛山市汇源猛不锈钢有限公司 | 沈阳 | www.yuxingyp.com | 南昌 | www.fastep-onl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