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Hierarchy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文中男主角杀马特正是事哥一位亦师亦友的兄弟~

那个学期,班上转学来一位杀马特男孩,她听同学们说,他是来自边远的农村。

那年,她芳龄十七,谈到人生和理想,是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亭亭玉立的她还在念高二,优异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从未被任何人超越过,在同学们眼里,她总是像小仙女一般,既有着让人羡慕的优越家境以及优异成绩,更有着让多数男孩都容易为之犯煳涂的美貌。

农村来的孩子,天生就带着一股清新的泥土味,在与大城市交融的过程中,乡土的味道始终被城市钢筋混泥土的铜铁味压抑着,无处可逃的尴尬不断演绎着一幕幕他被男同学冷嘲热讽的闹剧。

从混社会的杀马特到高中艺术生,他遇见了她

他曾经辍学打过工,是个性格坚韧的男孩,可最令人看不顺眼的就是他那一头长发,同学们有的叫他非主流,有的叫他杀马特,但他从来不理会这些,一个月后的月考成绩公布后,他的名字赫然排在了班上第一位。

然而,这可是她在踏入这个班后就固有的席位,没有任何人能挑战,但,他竟破天荒的破了她在班上的神话,霸占了她的席位,关键是,他是一个杀马特!

对于她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来说,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再次发生,于是,一场关于她和他在暗地里学习竞争的角逐正式拉开了帷幕。

其实他并不知道,只是她在一直与他较劲。多少次在教室过道狭路相逢,她都会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看得原本就很羞涩的他捂着已经红了的脸掉头就走。然而,他固然小心谨慎,在这座喧闹的城市,他或许仅仅只是一个边缘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他深知在这块陌生之地上生存的道理,他一直在拼命的努力着,为了给身为农民工的的父母减轻负担,他打工后又回来复读,每天始终都穿着唯一一套洗得发白的校服,每顿吃着便宜的清汤白菜……

她身边总是有那么几个闺蜜,为了考试的时候得到她的照顾,这几个家伙心甘情愿的跟在她身后,一般都供她不小心犯了小错向她圆谎,但现在,她会每天派遣这几个跟班去打探他的学习情况,包括他接触的所有人、他食堂就餐吃的什么菜,他在图书馆看的什么书、教其他同学解析几何、攻克物理、实验化学、甚至他的作息时间等等,她都了如指掌。

对于她对他的监视,他心知肚明,但他从来不会去揭穿,有时候他还会刻意的暴露自己的目标。而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让她费尽心机去做其他的无用功。对于她这种从小就生活在无比优越的环境中的女孩,做出让步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佳手段,因此,他对她一直在忍着、让着。

有一天,她大发善心给全班同学都买了汽水和冰淇淋,许多同学趁机将汽水彼此喷射,整个教室一片乌烟瘴气,不巧这个时候校主任从教室门口经过,见此状况,主任大发雷霆,当场给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急匆匆赶过来,厉声斥问是谁买的东西。这时候,所有同学都不敢发话,她也默默的低头无语,她知道自己要是承认了,将会受到学校处分,父母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受到母亲破口一顿责骂,因此,她和所有同学一样选择沉默。

眼看班主任火气越来越大却无人敢于承认,他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老师,是我做的。班主任看着他,原本就充满愤怒的情绪立即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你家很有钱么?你知不知道你父母每个月的工资多少啊?你知不知道送你来这里读书他们欠了多少债务啊?马上写检讨,全校通报批评!

说完,班主任转身走出了教室,鸦雀无声的教室瞬间又热闹起来。他屈泪临眶,忍着莫大的压抑走了了教室。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之前所有的敌意全都消退了,换之则是无尽的感激与愧疚,她知道,他为她挡过了一劫。

学校最终给他留校察看的处分,班主任气急败坏之下,给他家长打了电话。他父亲丢下手头的繁重工作,来不及换身衣服就来到学校,面对父亲的斥问,他从开始到结尾只说一句话:爸,我错了!

学校里来来往往的很多同学看着他与父亲,眼神里透露出的有同情也有讥讽,但更多的人都以看不起农民工的姿态从他面前走过,这一幕,他深深记在了脑海里,他更记住了父母的心酸与不容易,对于那些富家纨绔子弟在背后对他说的各种风言风语,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用无比优异的成绩来回击。

她说艺术生不一定都是长发,他为她剪掉头发

自从他为她逃过那次责罚后,她始终心存感激。

有时候她越来越讨厌那些纨绔子弟们巴结她的丑恶嘴脸,她觉得他身上有着城市同龄孩子们所不具备的正能量,一种深深吸引住了她的正能量,他天生的勇敢和过早的成熟,他的待人诚恳和与众不同的学习方法,甚至他偶尔与老师们在课堂上的互动……

她觉得他和她之间必定能成为最要好的朋友,至少现在她迫切的需要这种朋友,这种远离阿谀奉承与谄媚示好的朋友。

作为家里唯一的千金小姐,父母对她的溺宠早已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即使如此,在她骨子里却始终潜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娇气、不张扬、不嫌贫爱富,她和他,性格的不谋而合或许将会促成一场没有了心机与算计的交流。

不久之后,学校举行了一场以「感恩」为主题的作文竞赛,他通过描写作为城市边缘人的农民工父母一路扶持他念书的心酸历程,文章获得了一等奖。

而她,屈居在他之后拿了二等奖,但这次,她并没有不甘心或者心生嫉妒,而是抱着欣赏和崇拜的态度祝福他。

读着他的文章,看着他规范工整的字迹,感受着他独立坚强的气息,她发自内心的感觉到震撼。

终于,她和他有了接触的借口。

她欣赏他的文采,更同情他的生活处境,她觉得,她有必要在除了学习以外的某些方面给予他帮助。对于她的主动示好,他也很友善地配合着,像他这样从农村来的孩子,纵使再坚强,其实也需要一个真正的朋友,而一旦做了朋友,就两肋插刀忠肝义胆。

很快,她和他把座位搬到了一起,经常会看见他不厌其烦地教她解析着数学难题,在食堂里,她会为他夹上鲜嫩可口的荷包蛋。他也会在羽毛球场旁边静静地欣赏着她打球时的专注,偶尔会恰逢时机地递上一瓶矿泉水。

看着这一幕幕,所有同学都惊呆了,在他们看来,一个是从农村来的杀马特男孩,这两个人是八竿子也打不到在一起,而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最奇妙的地方,尤其是在两性之间,往往都是在经历过一阵争锋相对后,因为彼此有着各自的优点,然后深深地被吸引上了,进而化干戈为玉帛。

终于有一天,她对他说:剪掉你头发吧,并不是所有艺术生都像你这样~

果然第二天,他彻底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出现在她面前,那一刻,她眼睛里仿佛看见了一种温暖。

诚然,他只当她是朋友!他和她,同个屋檐却两种命运,他背负着父母用汗水辛勤浇灌的使命,他要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像花儿一样盛开,即使一路走来他心底沉积着太多的压抑,但终究有一天,这些阻力或许会是动力,只因为他一直是穷人孩子中活得最有信仰的一个。

转眼间,她的生日就到来了,她的那些跟班以及其他人都想着要如何给她庆生,因此,他们不惜拿出大把零花钱为她准备了很多份值钱的礼物,唯独不见他有任何动静。在食堂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告诉了他关于她生日的事,他简单回应之后继续吃饭,仿佛完全不当回事。

但事实恰好相反,他也在纳闷应该送她什么礼物,关于那些花哨的礼品,她多的是,她曾告诉过她有那么一本书被她深深地喜欢着,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拜读,因为已经绝版。

为此,在她生日之际,他用了一天的时间,跑遍了大大小小近二十条街,希望能在某个角落为她找到这本书,在经过很多家书店都碰壁后,他几乎带着失望回学校,在经过一座天桥时,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伯正准备将一些陈年泛黄的书收回箱子,赫然间,他看见了几个很醒目的大字,「硬皮连环画」,那正是他千辛万苦为她寻找的他喜欢的书。

与老伯一番砍价之后,他以25元的代价换得「硬皮连环画」,如获至宝一般的心情简直要说多舒畅就有多舒畅。带着她的「最爱」的书,他一路狂奔向了学校。

在学校这边,由于天色已晚却不见他出现,她开始有些焦急了,这时候有的同学开始抱怨,认为他是因为买不起礼物送给她而刻意逃避,她听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话,本来很愉悦的心境顿时变得糟糕起来,就在她心情此起彼伏的时候,他捧着那本她最爱的书,汗流浃背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喘着粗气,冒着汗水,将那本泛黄的书递向了她手里。

接过书,她心若澎湃,眼前的不正是她一直爱莫能及的至宝吗?她不敢想像他到底走了多远的路逛过多少家书店才碰上这本书,现在,这一切已经足以让她能高高兴兴地庆祝自己的生日了。

那晚,校主任不在学校,他们闹到从未有过的疯狂。

恋爱需要资本,农村孩子不够格

她这次生日,收到很多值钱的礼物,但都全部被她塞进了床头的箱子里。每天只见她手捧着那本他为她买的书陶醉其中。

对一些人来说,或许这根本一文不值,但对她而言,她是带着感恩去翻阅这本书的,仿佛每一页的人物刻画以及文字独白说的都是他,她不断阅览,脑海里关于他的模样越是忽闪忽现。

对他,她已经从欣赏和崇拜变成爱慕了。

怀揣着羞涩的芳心,她几次向他暗示都被他伪装的愚笨和无知给回绝了,终于,她什么都顾不上,在一个晚自习之后,空旷无垠的操场上只剩她和他,搁下一切顾忌,她正式向他表白了她爱慕他的心声。

这其实是一个他早已预料的结果,他像她一样,其实一开始就萌动了爱慕她的想法,但他知道他和她在一起只会是一个笑话,因此,他一直把自己伪装得像白痴一样,但现在,她都已经开口了,他难道还要再一次强装拒绝吗?

你不就是认为我们家庭背景有差异吗?不就是觉得因为贫穷而配不上我吗?不就是和我在一起害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吗?我一直以为你敢作敢当,但瞧瞧你现在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模样,你还是男人吗?

她的话句句命中他的要害,彻底摧毁他给自己心底设立的防线,终于,他把所有的顾虑通通都抛向了九霄云外,和她,在皎洁的月光下,提着心吊着胆轻拥在一起。

他和她说好了要彼此保密,还击掌为誓。

时间一天天流逝着,他和她以「朋友」的身份每天相互关心着,守候着,她每天陪着她在教室奋斗学习着,他也会陪她凌晨六点起床晨跑,尽管他不爱体育锻鍊,但在网球场上,他还是硬着头皮与她对决,每一次都失败得落荒而逃。

他和她,一直以为彼此不能说的秘密会瞒过所有人,可在这片各种跟踪、造谣、狗血甚至狗仔横行的混乱之地,夹缝中生存一般的恋爱又岂能抵挡得住别人的寻根问底?

终于,他被班主任叫去谈话。

后来,他搬离了与她同桌的座位。

再后来,他在临近期末考试之际忽然消失于学校。

两座城一条河,他和她咫尺天涯

他,像风一样很快消失,在她还来不及道别的时候,他已经在学校的安排之下转学去了另一座城。

班主任带着泪送他离开学校,这样一个天资聪慧的孩子,其实学校压根舍不得就这样让他流失,但在她父亲面前,所有东西也不过只是一纸空文。

在这个私立贵族学校,她父亲是最大的股东,当知道她与他的恋情后,她父亲怒不可逼,勒令学校必须将他俩分开,学校无计可施,只得将他以转学的名义送去了另外一座城。

来到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学校,他可谓度日如年,他深知,关于他和她,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爱情就像冬天里的种子,在萌芽阶段还来不及绽放枝叶就被寒冬给扼杀。而班主任对他说的那些刺耳、揪心甚至令人怒发冲冠的话,他每一句都放在了心底,他终究只是一个农村来的孩子,在物慾横流的城市里,他根本没有资格谈情说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学习,用知识去换取将来他想要的权利或自由。

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每天总是捧着那本他为她买的书,带着灰暗的心情把自己尘封在里面。她着实不理解他为何就这样彻底的销声匿迹,起码应该道一声再见,嘱一声珍重。她越想思绪越复杂,最后忍不住找班主任问个究竟。

终于,她知道了他离开的真相。如果把他的离开看作是一次冤枉的死刑,那她父亲则是幕后的主事者。他恨自己的父亲,恨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纵然衣食无忧又能怎样,连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利都被横加阻挠。但她哪知道,在父母眼里,能与她做朋友的只是那些门当户对的纨绔子弟。

十年再相逢,他未娶,她已嫁做人妇

十年之后,她已身为人妇,老公是经过父母精心挑选的高干子弟,为人忠厚,处事谨慎,属于传统型的男人。同时,她是一家权威杂志社的老板,她的成就并没有笼罩着父母的一丝光环,这些年来,她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太多的人情世故,但对他,她始终记忆犹新,仿若一切就只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初恋永远都只会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不管当初恋的怎样,不管岁月如何蹉跎那些天使般的青春容颜,不管记忆的抽屉还会不会保存着那些泛黄的情书,对她来说,他永远是她心底最最牵挂的那一个。

那晚,在一个盛大的学术分享会上,她依着华丽,尊贵无比,同行女流所有亮点都被她抢尽,自从结婚后,她一向都蜗居在自己的办公室,这是她头一次这样盛装露面于重要场合,,因为参加这次分享会的都是学术界的大腕级人物,听说有一位重量级嘉宾会参加,她刻意打扮得如此惊艳靓人,不为别的,只为给自己挖掘更多更广的资源。

在酒会上,太多的所谓的作家、学者、媒体老板等都相竞上前与她搭讪,但都被一一拒绝,她原本就讨厌那些打着研究学术的幌子、挺着肚子、狗嘴难吐象牙的满脸横肉的人。

在与几位交往甚密的同行简单寒暄几句后,她打算打道回府,在经过西装笔挺的人群中,一个背对着她的男人的背影深深吸引着她的目光,这背影似曾相识,给她无法抗拒似的吸引,情不自禁地,她慢慢靠近,越来越近。

在这十几秒的缓行中,他听到了一个令她这十年来不断朝思暮想却又已经陌路天涯的声音,是他!绝对没错,她激动得什么也顾不上,只见晶莹的泪珠夺目而出,正当她欲上前叫他的名字,这时,男人转过脸来。

「请问小姐有什么需要」?男人也惊呆了,眼前这个女人不正是他奋斗了十年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吗?这十年来,他始终不曾邂逅过任何女子,在他的信仰里,除了她,其余的都只是陪衬……

他现在俨然变成了时尚达人,完全褪去农村杀马特的气息,十年的成长与磨练,或许从骨髓里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都市男人,在形形色色的人际交往中,他已经很成熟很锋利,只是,不曾想过会再一次与她相逢,更不曾想过现在的她却已身为人妻,但,他已经很满足,至少,他让她知道他依旧坚强的存在着。

但是他们并没有说一句话,其实也没有必要再说,毕竟相见不如怀恋~

在四目相对的十几秒钟,她始终无法抑制自己的眼泪。

但最后,她拭干眼泪,在众目睽睽之下仓皇而逃。但她满心欢喜,即使她知道他们将永远咫尺天涯。

因为爱情,所以坚强,纵然相思成疾心有不甘又怎样?有的人一旦错过就将是永远~

本文系《杀马特那些事》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转发分享!神级评论!果断收藏才是义举~么么哒~

http://nuodejiancai.com | http://dsay.net | www.astronomovil.com | http://yyzwls.com | 2022 | 南湖 | 莲城 | 出售 | 久安 | 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