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Hierarchy

本文节选马宁《怎样成为好父母①戒掉爱中的伤害》

沉重的爱导致孩子的不自知和不自信。

在生活中,很多的父母认为「乖」孩子才是好孩子。听话的孩子真的是父母要的孩子吗?父母是否同时也希望孩子有自己的目标和想法,敢于创新,拥有一定的领导力?

听话的孩子,是否可以拥有这些能力呢?也许父母要的是一个善于合作的孩子,能够有一定理解力的孩子,而这样的孩子不一定是个完全「听话」的孩子!

先来看看父母让孩子「听话」的结果吧。

一、「乖孩子」让孩子无法清晰地自知

当父母把自己的期望强加在孩子的身上,就会造成疆界的模煳。这一节要探讨的就是这种期望值的强加而造成的后果。

相信很多的父母把自己的期望强加在孩子身上,是因为自己受过的伤痛不想让孩子再继续承受,因此要改变孩子,不要重蹈自己的老路。

在一次亲子讲座中,我给大家举了一个例子:

一只老母鸡,吃够了被老鹰追逐的苦,不想让孩子重复自己的苦难。

于是,当小鸡被孵出来之后,母鸡就按照老鹰的标准训练小鸡,让它学习飞翔、屹蛇、吃老鼠,并对孩子说:「你一定要成为老鹰」。于是,训练小鸡假想自己是老鹰,用老鹰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学习老鹰所擅长的本领。

开始的时候,小鸡会有反抗,因为老鼠的味道实在不适合它!而飞翔让它感觉非常挫败。

然而母鸡对它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必须听我的!」

于是,小鸡在抗争无效的情况下,只好接受母亲的训练。慢慢地、小鸡放弃了自我感受的争取,努力去配合母亲。母鸡对小鸡说:「孩子,真乖,现在这样就对了!」

后来,小鸡真的习惯了吃老鼠、吃蛇,也学会了飞翔,并且真的以为自己成为老鹰。

但是,它发现自己找不到快乐了,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不快乐都不清楚。

看起来,吃老鼠、吃蛇都是自己应该做的,孤独地飞翔才是自己的性格,自己做着母鸡认为该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快乐呃?因为它早已经忘记了只有吃虫子才是快乐的,只有在叽叽喳喳中才能愉悦。

而这一切并不是最大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呢?

在场的几百名父母没有一个人回答上来,却有一个8岁男孩尖锐的声音传递了出来:「小鸡会把自己当成老鹰,去和老鹰交朋友,结果被老鹰吃掉!」

是的,当一只小鸡以为自己可以做老鹰做的事,以为自己也是老鹰,它就可能会去做些不适合自己做的事情,比如去悬崖上飞翔,在飞翔中失去自己的生命,或者和不是朋友的人交朋友!

任何一种生命部有天敌,但真的危险不是来自天敌,而是来自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天敌!

孩子不自知?

让我们痛苦的不是我们是谁,做什么,而是我们不接受我们是谁、在做什么。

孩子们在这一点上,似乎比父母们有更多的觉察力,也许很多父母已经就是被鹰化了的小鸡,反而才不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危险!

太多的父母都在重复着这样的模式。

父母用自己的价值观衡量和打造着孩子,却让孩子失去了自省、自知的机会;在受控下成长,孩子失去了成为自己、为自己努力的自由!失去了真实的快乐!还有可能面临不自知的危险。

场景重放

几年前,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遇到困惑了,向我求援。

我询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告诉我说:「两个月前我辞职了!但是现在看未可能是一种错误。」但

我知道他辞职前,是一个世界500强企业的区域副总经理,手下有着一万多人的业务团队。这个职务是他经过8年的不断打拼,从最基层的位置上一步一步地发展上来。是什么原因让他放弃了经营多年的事业呢?

他的回答是这样的:「我的上级老板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对我没有任何的评价了,也不说我傲得好,也不说我做得不好!我不如遒他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也许他早已经对我有想法了,所以我还是先下手为强!」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很疑惑:一个曾经带领万人刚队的人看起来应该是很有能力,怎会为了这种问题做出离职的决定呢?

我和他探讨了他从小成长的经历。

他的父亲从小对他要求非常严格,做对了就奖励、做错了就惩罚,奖罚不隔夜。这造就了他从小就习惯了父亲对他的管理标准,长大后把老师的要求当作自己的行为标准,工作后以领导的要求作为行为标准。可是,一旦外界没有给予他标准,他马上束手无策,感觉到恐慌和危险。

如杲一个人始终需要不断得到外界的认同,才能证明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一旦发展到某个职务级别,能够给他标准和认同的人越来越少,该怎么办?

在给企业员工做各种心理和潜能培训中我发现,相当一部分的企业中高层干部感觉到事业发展存有瓶颈。由于管理层位置不像基层岗位,只要努力工作就比较容易升迁和获得奖励,而中高层的岗位在变动时,可能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在没有太多外在肯定的情况下,是否耐得住寂寞,在自己的心里是否有一桿秤去清晰地界定现在该做的事情,就变得非常重要!

我们说过,成人的自我认知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很多人认知的自己都不是真实的自己,所以佛教里面有话说:「你是谁?你是父母的你?金钱的你?权利的你?爱情的你?还是房子的你?桌子的你?你是你吗?」

我们了解自己的实力和方向吗?我们能够区分「应该做的」和「想要做的」吗?

当父母用自己的喜好来要求孩子,孩子就无法了解自己的真实感受和自我状况。一个在自己的内心没有标准的人,就做不了自己真正的主人。

二、有条件的爱让孩子不敢坦然接受

有时,父母习惯于把给孩子的爰和孩子的行为挂钩,用自己的喜好来要求孩子、用爰来威胁或者奖励孩子。

「我怎么养出你这样的孩子?你给我滚!」

「快去接奶奶电话,不接电话妈妈就不要你了!」

「你要是每天都不哭鼻子,我就会喜欢你!」

实际上,「我不高兴」并不一定代表「我不喜欢这个人」。同样,一个用笑话让我们大笑的人,未必就是我们喜欢和欣赏的人。

然而,大部分的父母分不清楚,传递给孩子的信息也是不清楚的,结果父母的「不高兴」都变成了「不喜欢你」。

父母用「喜欢」和「不喜欢」来要求孩子满足自我,对于幼小的孩子来说,实在是一种大恐慌。除了父母,他们可以依赖谁呢?如是没有父母,会发生什么呢?

父母的「不喜欢」会让孩子产生一种被拒绝和被放弃的恐慌,这种恐慌如果严重,就可能导致各种人际关系的障碍。

场景重放

除了妈妈以外,5岁的小女孩不和任何外人说话,包括长期来往的邻居。

见了面,妈妈立刻对孩子说:「叫阿姨好!要不阿姨不喜欢!」

孩子没有反应,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耆我。

我说:「没有关系,第一次见面,有点陌生。还没有想好是不是要和阿姨做朋友,是吗?」孩子眼光回烁,没有应答。

我说:「阿姨是大人,那阿姨要考虑照顾和帮助小宝贝,所以我先来介绍自己!」

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孩子坐在座位上,用小拳头打自己的腿。过了一会,我给她拿玩具,妈妈再次让她说「谢谢阿姨」。

孩子不说话,桌子下面又听到了「咚咚咚」踢桌腿的声音。

我抚摸孩子的胳膊说:「孩子,没关系,不用说『谢谢』,阿姨一样喜欢你。不管你是怎样的孩子,在阿姨眼里都是一个好孩子。阿姨不会因为你愿意和阿姨打招唿或者谢谢阿姨才喜欢你,你什么都不用做,阿姨就是喜欢你......」

孩子的眼光不再躲闪,开始直视我的眼睛。

两次谈话之后,孩子的脸上出现微笑,再见时会打招唿、说再见。

妈妈经过沟通模式的调整和自我接纳的个案调整,半年之后,孩子的人际交往顺利了很多,开始和小朋友一起游玩,和邻居微笑、说话。

实际上,大部分父母的爰中,都把不计回报的爰和自我的需要混淆了,分不出什么是自己的期望,什么是满足孩子需要的爰。

于是更多时候,父母是在透过爰孩子来满足自我。

当父母用有条件的爱去控制孩子,就是要求孩子的内在隐形人,放弃自己的家园,来到父母的领域。

父母告诉他:「我会用爰全心全意照顾你,所以你到我这里来吧!」

结果当他在父母的精神领域内,父母就接受;当他想自己到外面去看一看的时候,父母就告诉他:「如果你出去,就永远不要回来!」

父母以为这就是爱,实际上是用爰编织的牢笼禁锢着孩子,让他没有自己的王国!

一个从小没有自己王国的孩子,长大会习惯性地成为他人王国的奴隶。

当一个孩子在无助的感觉中,太久没有给予应对的机会,孩子就会习惯性地在无肋中停留,而没有採取能力任何保护自己的行动!到那时,如果父母对孩子产生不满,是否有必要检讨一下自己以往的方式是否妥当。

因此,也许父母常说的「这个就是你要的!」,应该替换成「这个是我期望的!」

很多父母和事例中的妈妈一样,认为「孩子一定要学会和人打招唿,这个是他需要的!」实际上,尽管「学会打招唿」是孩子要学习的一个基本礼仪,可对于当时场景中的孩子来说,她更加需要的是什么呢?真的是要「学会打招唿」吗?

「学会打招唿」是此刻母亲的一种期望,而不是孩子当下的需要!

孩子此刻的感受是:「我担心我做错了就会不被喜欢!我宁可不做,也不要错了以后,承受耶种不被接受和喜欢的感觉!」孩子此刻的需要是:「我希望被真正地呵护,无论发生丁什么,妈妈都不会离开我、放弃我!」

当父母能够给到这种感觉,孩子就能舒展地与他人进行交流。

父母把期望给到孩子时,一定要分开孩子的需要和父母的期望,然后再平衡两者。这样,期望可以变成帮助孩子成长的动力,而不是压力。

场景重放2

一位未自新加坡的女性向我谘询婚姻问题,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营销主管。谈到了她成长经历中的各种人际关系,其中涉及了两次重要的工作经历。

有一次,当公司总裁对她说:「你非常优秀,我想要把你当作公司的榜样进行宣传,我要给你最好的媒体宣传!」而她却在心里想:「他们真的对我这么好?......他们是真的吗?为什么这样?」在这次会谈之后,她竟然选择了辞职!

为什么在关键的机遇面前,却做出如此出乎人意料的选择?

在她的潜意识中认为:「他们一定是期望我成为他们眼中的那个人,如果我傲不到他们想要的样子,他们就会遗弃我,所以我不要相信这样的『好』。」

「我并不是真正值得他们对我如此。」

「为了避免受伤害,我宁可不接受!所以,我要在你喜欢我的时候离开,让你还能在记忆中认同我!」

因此,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同,她反而选择了离开。

同样的人际关系模式在她的恋爱和婚姻中也重复出现。

第一个追求者对她说:「你很可爱!」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为什么说这个话?有什么企图?离他远一点!」不相信自己可以无条件地接受赞美,是她当下的感受。

后来,当第一段婚姻和事业井蒂开放,却又因为先生身边出现一些优秀美丽的女士,她选择了离开。

对干她而言,越是在乎的东西,越不敢伸手去把握住,害怕这是一种爱的交易。所以,宁可选择在最美丽的时候隐退。

然而生命是有限的,有多少次机会可以让我们重来呢?、

许多成人在接受的时候,不够坦然,接受的同时会想到如何「礼尚往来」。爰被当成交易,以为没有付出就没有所得,于是得到的时候,经常自以为是地拿出一些东西作为交换。

当一个孩子被有条件地接受时,就会感受到不被允许做自己。

无论她多么漂亮、多么出色,在自己的心里也会有自我认同,可在关键、或失败的时候,会对自己大加否定,没有足够的自我认同(自信),没有敢于接受的力晕。

在生活中,有多少人听到赞美时,会有不能坦然接受的感受?这份不坦然在潜意识中其实透露了两点:

如果我不付出,我就不能得到爰;

其次,如果我不付出,我是不值得被爱的!

在人际关系中,这种不安仝的交易感,都源于我们最早期接受的来自父母的互动情感。

当一个孩子在初期被告知:「无论你是怎样,都值得被爰」,她就会更有勇气去接受爱;当一个孩子从开始就被无条件接纳和疼爱,「无论你是怎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她就会更加相信自己存在的价值和安全,从而坦然为自己努力和争取。

当一个孩子从小就被告诉:「我提供给你的意见,希望你重点参考,但是最后关于你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你会慢慢学会处理好!」她就会更加相信自己成长的意义和价值。

孩子所期望的

无论是过多的赞美还是批评,无论是用爰来奖励还是惩罚,都是在孩子心中树立外在的一桿秤。

让我们在孩子还小的时候,首先帮助他学会在心里放一桿秤,把注意力放在要做的事情上,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做甚至从现在开始做什么都可行!然后再让他学习如何兼顾外在的那桿秤。

无条件地去爱和接纳孩子,允许他以自己的方式存在。接受每个人存在的状态,才能让孩子和我们在现有的基础上更好地、最大限度地发挥潜能。

当然,无条件接纳孩子,不等于无条件接纳孩子的各种行为。

有限公司 | 大理阿鹏 | 欧洲 | 商城 | 天瑞 | 江苏 | 載急便環保科技有限公司 | http://wxmcsj.com | http://hzswaf.com | www.zkycmy9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