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Hierarchy

父母结婚的年代要追溯到30多年前的八十年代。

那时候农村一穷二白,母亲嫁过来的时候父亲家里更是穷的揭不开锅,爷爷那时候隔三差五就要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给人戗刀磨剪子,挣些馒头,以此贴补生活。

母亲一开始并不同意这门婚事,不是嫌父亲家穷,而是看父亲「不顺眼」,觉得父亲这个人脾气不好,看上去不像是安分过日子的人,但姥姥硬是作主同意了。

后来母亲的话被证实了,父亲年轻时就有个毛病,喜欢赌博。

母亲为此跟父亲抄了大半辈子,但父亲从未戒掉,且赌瘾越来越大。我们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穷,赌资只能是几块钱一大袋的糖果。最熟悉的场景是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坐在小方桌前,母亲一边给我们分糖果,一边责怪父亲为什么去赌。

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些,父亲就开始赌钱,从三五十块,到三五百块,到最后的成千上万块,这一切他都瞒着母亲进行,但母亲每每总能在牌场里把父亲抓个现行。

父亲是个要面子的人,被牌友奚落嘲笑老婆家教管得严后,回到家随便找个茬儿就会给母亲一顿毒打。有时输了钱,回到家里不高兴,母亲忍不住唠叨几句,依然会招来他的一顿拳打脚踢,以此出他在赌桌输掉的那口恶气。

挨完打之后,母亲总是哭,总是骂,觉得自己当初就该坚持不听姥姥的话,不然也不会嫁到这个家,遇到这样狼心狗肺的男人。与她同时嫁过来的女人,除了她,没一个挨丈夫打的,说到这,母亲就委屈,觉得自己命苦。

听到母亲对父亲祖辈的谩骂,父亲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仅回骂回去,且还会再次对母亲动手。那时候我们姊妹都小,帮不了什么,只能守着母亲哭,母亲经常被打的一身伤痕,却仍旧要做饭洗衣。如今母亲落下了头疼的毛病,我想起小时候母亲总是被父亲打的满头包。

后来父亲为了一家人生计,到处想法子挣钱,累了就喝点酒,慢慢就一发不可收,从开始的偶尔喝一瓶啤酒解解乏,到后来的每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大喝几口白酒,一天要喝无数次,很少有清醒的时候。尤其家里来了他的朋友,就更是喝的酩酊大醉,人事不醒。

母亲自然少不了唠叨,次数多了,脾气暴躁的父亲觉得在朋友面前没有面子,就借着酒劲对母亲动手,下手又重又狠,母亲总是被打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那时候我们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都不在父母身边。每次回家,母亲总会跟我们唠叨这些,说父亲不是人,下手太重了,打的她身上现在还疼。我心里本来对父亲赌博酗酒就厌恶,长大后更是对他对母亲的拳打脚踢不能容忍,每每父子之间总会爆发激烈的争吵,最后总以父亲说出难听的话,让我觉得在这个家无立足之地才算结束。

有一次,父亲再次醉酒,母亲觉得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酒精中毒了,忍不住就又劝了几句,结果父亲看他的朋友都在,就觉得丢了面子,对母亲忽然又动起手来,母亲躲闪不及,脸上被打了几拳,那时候正赶上我下班,赶紧把她们拉开。母亲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控诉着,骂着。父亲借着酒劲,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话,一边还想对母亲大打出手,一副狰狞的表情,好像与母亲有不同戴天之仇。

那一次闹得很兇,我忍着愤怒对母亲说,你们离婚吧。之前我就跟母亲说过,父亲总是动手,说了也不听,这样不行,一辈子还长,我们不能时时在身边,万一哪天出事了,就晚了,不如你们离婚吧。当时,母亲被我的话惊到了。哪有自己儿子劝父母离婚的?我说,你们这样没法过日子,我们也没法安心工作。

面对喝醉了酒发疯一般要打母亲的父亲,不知道这是他第多少次醉酒,也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打母亲,我对他大吼:你们离婚吧,我举双手赞成!天天打来打去,你觉得你很厉害是吧?丢不丢人?有做父亲的样子吗?打了三十年了,你下得了手吗?

母亲是个懦弱的农村妇女,父亲这样对她,一提到离婚,她还是犹豫了,等到气消了,也就不再提离婚的事,两个人冷战几天,又恢复了正常的关系。我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自己不够孝顺,竟然想出劝父母离婚的主意。但面对一个赌博酗酒且有家暴的父亲,面对常常浑身伤痕以泪洗面的母亲,我情愿父母离婚,我情愿要一个不完整的家庭。

父母最终都没有离婚,但父亲隔段时间还是会打母亲,慢慢地,我对这个我喊了三十年「父亲」的人不再有任何感情。母亲跟他生活了三十多年,帮他养儿育女,如今生活刚刚好一些,他却总是找些事闹出来,最后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母亲一个人身上。我们在家还好,他会有所收敛,但我们若不在身边,母亲只能任由他打。

每次看到母亲的哭泣和新添的伤痕,我都对那个人心生寒意,觉得他不配再做我的父亲。一个以打老婆为能事的男人也不是真正的男人,不值得赢得别人的尊重。我常对母亲说,我会给他养老送终,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但我对他再没有半点感情,曾经对他的愧疚和感恩都被他对母亲的一次次的谩骂和动手抵消。

也许,我是第一个劝自己父母离婚的子女,但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可是每次看到母亲隐忍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母亲挨了那么多次父亲的打骂,她也不止一次在气头上说要跟父亲离婚,老死不相往来,死了也不埋一块。但风平浪静之后,她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每次我一说起,她就沉默了。

后来我又大了两岁,觉得也许母亲那样做有她的道理,作为子女,对于父母之间的感情和怨恨并不全部知情,也许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后来母亲告诉我一件事,有一年她生病住院,我们姊妹因为各自的事竟然都不在身边,医院检查后说是子宫肌瘤,通知手术。父亲为了不影响我们各自的工作和学习,没有通知我们,而是一个人在医院陪着母亲做了手术。

母亲说,因为不知道瘤子是良性还是恶性,也是人生第一次手术,父亲也没经历过,所以有些紧张,怕等来不好的结果,做手术那天看到父亲在偷偷地抹泪。后来手术很成功,瘤子是良性的。母亲的伤口之所以癒合的很好,是因为那段时间,父亲每天都变着法儿的给母亲熬各种高汤。

母亲说,每次跟父亲争吵甚至大打出手的时候,不止一次想到离婚,但一想到父亲曾经对她那么照顾和关心,无论如何都不忍心了。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孝,并不完全懂得父母之间的感情,只是很简单地做出一个是非判断,然后劝父母离婚。而母亲,被父亲打骂了三十年,只因为父亲曾经为了给她治病跑前跑后的忙碌和担忧,原谅了父亲所有的不对。

父亲一辈子都是暴躁脾气,赌博,酗酒,家暴,但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也受了他三十多年的委屈,哭了三十年,怨了三十年,骂了三十年,委屈了三十年,但还是选择跟父亲生活在一起。我想,如今的年轻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许都离了八百次婚了,但母亲却还在为了子女,为了父亲,为了一个完整的家,默默隐忍着。

我开始不懂父母的婚姻,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爱情,但我知道,过了三十多年,即便他们拳脚相向,永远都撕扯不开的是亲情,是风平浪静之后对彼此的关心,是一起走过大半辈子人生的陪伴。

也许,是我错了。

www.qinlepaipai.com | www.hayttbj.com | 电子商务 | 劳务 | 净水机 | 东莞市 | http://qxdxgs.com | 官方网站 | 专注 | www.yingzhouyl.com